“黄色大国”日本的“黄色书籍”

作者: 两性话题  发布:2019-10-16

图片 1

日本の書店の粗利益率は20~25%程度なので、1億円の粗利を稼ぐとしたら年商5億円必要だが、書籍の平均価格1200円程度、商品回転率が年間2回転以下という日本で50坪の書店がこの売上金額をあげることは考えられない。

图片 2

图片 3

出版物的发行流通是靠代理公司,在日本有着日本出版贩卖、TOHAN、大阪屋栗田这些代理公司。这些被称为综合代理的公司负责书籍和杂志两边的发行流通

《“卖淫、炫富、滥交”的中国留学生,真如此不堪?》一周前,“环球风云”的这篇文章自诩这两年,“留学生”几乎是网络上最戳看客G点的关键词之一了,昨天又出了这么一条新闻——《华裔男子雇多名中国女留学生东京卖淫,专接待外国客》 跟日本、卖淫沾上边,这事情立刻变得耸动多了。评论区的论调不难想象:好嘛,堂堂的姑娘怎么不学好?你爹妈花钱送你去留学就是为了学这个?

图片 4

取次とは、その効率がよい雑誌で日本全国の書店やコンビニエンスストアなどへの配送網を作り、そこに書籍を載せることで成り立ってきた仕組みなのである。欧米で出版取次と呼ばれる業態(ホールセラー、ディストリビューター)は書籍専業の流通業者であり、雑誌と書籍の流通を組み合わせた取次システムは、日本にしか存在しないと思われる。

另外,“日刊Gendai”爆料的第二个重心在于介绍“目前日本色情服务业在世界浪潮冲击下的全球化现实”,“日刊Gendai”引用风俗作品作者蛯名泰造的话说,中国人买春当然首选中国语流利的女孩子,同时也反映了日本的色情行业正在寻求在语言上有优势的女孩,联系到东京即将举办奥运会,东京周围及东京沿线娱乐行业的国际化无法避免,当前不少日本的色情业在招录女孩子时更注重会英语的年轻中国女人,至于日本语能力,只要会说只字片语便立即采用。事实上,这次孙伟伟的风俗店“阿卡狄亚”遭取締时,被抓住的就有一个旅日的墨西哥人玩客,对那些个欧洲和美国客来说,会讲英语的女孩当然更受他们的欢迎了。

图片 5

このように、雑誌流通が書籍流通を支える内部補助の構造によって、日本では書店に毎日、1冊から書籍を届ける流通体制が維持され、さらに書籍の流通費用を低く抑えることで、書籍の価格が諸外国に比べて極めて安く設定されてきた。ちなみに、書籍だけで成立させている先に挙げたアメリカやドイツでは、書籍の価格は日本に比べると1.5倍から2倍以上する感覚だ。

因为所涉之事并非光彩事,下面仅简述“日刊Gendai”爆料的大致要点。

图片 6

杂志支撑着出版流通

标签 东京,风俗店,中国,女留学生

图片 7

因为日本书店的毛利率为20%-25%左右,所以如果要赚取1亿日元毛利,年销售额就必须要达到5亿日元。但是在书籍的均价为1200日元左右,商品周转率一年不超过两次的日本开一家销售额达到5亿的50坪书店这是不可能的。

风俗作者蛯名泰造的话还说,上门卖爽的行业,允许买爽客真刀真枪、而且还少于一万日元的服务费,那种所谓的低价格魅力也是具特殊吸引力的。

图片 8

欧米先進国と日本の書店の最大の違いは、日本の書店は雑誌を多く販売してきたという点である。一般的に日本以外の国の書店は「書籍店(BookStore)」であり、雑誌はニューススタンドやドラッグストアなどで販売されてきた。書店店頭に毎日新しい雑誌が次々に並ぶという風景は、日本にしかないのだ。

上百名卖淫者多为中国女留学生或中国女性,事实真相倒底是什么,人们难免疑云重重。

图片 9

但在那之后出版物的销售量不断下滑。尤其是随着网络和手机的发展、普及,杂志市场急剧缩小。2017年杂志的销售额比书籍7152亿日元的销售额还要低,仅6548亿日元减少到了鼎盛时期的三分之一左右。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环球时报”的文章则详书日本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近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派遣型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原因是其雇用不可在色情场所工作的中国籍留学生。警方称,孙伟伟经营的这一家卖淫女性派遣店主要将短期来日的中国人女性派往情人旅馆或高级酒店,提供给外国游客嫖宿。其通常的做法是,孙伟伟将持有旅游签证或其他短期来日签证的中国卖淫女从机场接到东京都新宿区和丰岛区的临时住处,然后向嫖客兜售这些卖淫女,获取利益。

图片 13

大手総合取次も日本出版販売とトーハンという上位2社や一部専門取次を除き、業界3位だった大阪屋、4位の栗田出版販売、5位の太洋社が次々と経営破綻するに至った。

其实,诚如“环球风云”的文章所承认的,对这篇报道,“今年的辟谣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马上有人指出这条新闻有翻译错误、混淆视听的嫌疑”。

津津有味地、很有兴趣地看见了贝壳村网站上有村人写了“黄色大国”的日本的黄色书,以及这类书对日本下一代的“有害”、“无害”……深有同感。又不尽理解其文的深遂含义。日本的“24小时店”,在大都市为毎500米一店舗,中、小城市以下则不然,少多了。再则,进“24小时店”看了后就会晓得,所谓“黄色书籍”的摊位的面积甚小。日本毎年公布“24小时店”的店舗数,以这些店舗数的“黄色书籍”要打造一个“黄色大国”的日本显然是困难不小的。不过,这些“黄色书籍”对于“有害”于下一代则是毫无异义的。另外,想说一点的是,日本的“黄色书籍”并不名“黄色”,这一点犹如我们中国,现在已经是很少有人称之以顔色了,抑或如此会引起被人道为 out 的可能。日本的这一类书刊、杂志、画册美其名曰:Ero 本,即有一点Erotism 味道的书刊的意思,但是却不是一个略语。今天,只要是关心一点中国与日本“图书”环境的人就会晓得,目前的中国、日本在Ero 本信息的相互拥有上,可以毫不Kua张地说,日本有什么,中国就知道什么。这也证明了正能量是不可轻视的。下面不妨就来一起围观一下以下拍自去年12月与今年3月份的日本“24小时店”里的部分“黄色书籍”。

依据这种交易模式,以书籍为基础业务的代理公司和书店在日本是无法经营下去的。

再者,孙伟伟的风俗店招揽对象的主要卖点还有全店女性均“本番OK”、即可允许买爽客真刀真枪、一杆到底。“原来以为是为西方人游览日本能够留有一次一抱中国女人的难忘印象,不料非常令人惊讶的是,许多买春客都是来日观光的中国客人”,提供消息的刑事调查业内人士透露。

图片 14

或许很多人已经感受到近20年来,日本书店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一半多。以前车站前和商业街上必定会有一家书店,如今却渐渐消失在人们的生活空间中。为什么那么多的书店会倒闭?日后,书店这种经营模式会在我们眼前彻底消失吧。

图片 15

图片 16

因为美国的书店原先就不售卖杂志,所以能够形成单靠卖书获得盈利的结构。因此小规模的书店在与亚马逊的竞争及大型书店减少的过程中能够不断开新店、稳步发展。

上百中国女留学生在东京卖淫,而且,据上述两文透露,在2008年1月至今年2月被取締营业至今,9年下来累计创营业额高达5亿日元(约合450万美元、或人民币3130万元)以上。这条消息的标题太大了。

图片 17

一例を挙げると、ニューヨーク市のブルックリン地区で2010年に50坪で開店した書店「グリーンライト・ブックストア」は、カフェや雑貨などはなく、ほぼ書籍の販売だけで営業しているが、開業以来成長を続け、2016年に同じブルックリンに2店舗目を開店した。

上门卖爽,在东京区域的一般收费标准为60分钟/1.6~2.1万日元,而"阿卡狄亚"的标准为60分钟/1.1万日元,是市场价格的60%。

图片 18

雑誌市場縮小が書店と取次に打撃

“环球风云”的文章报道说,犯罪嫌疑人孙伟伟以留学身份来日,非法雇佣约100名会说中文和英语的女孩从事色情服务。确实有一个21岁的中国女学生因卖淫被捕,但这和直接断定“上百名卖淫者多为女留学生”,差得还是有点多吧。不难想象,新闻下面上千条的口水战,也重演了这些年国内网民和留学生这两个被割裂开的群体的针锋相对...

图片 19

该店的客人平均一次花费28美元是日本书店的2-3倍,毛利率为40%-50%同样近乎是日本的2倍。据经营者所提供的信息来计算的话,那么年销售额达到约2亿日元,毛利金额约为1亿日元。

问题是,孙伟伟所经营的色情风俗店,据日本共同通讯社报导,9年下来累计创营业额高达5亿日元(约合450万美元、或人民币3130万元)以上。也就是说,孙伟伟非法雇用的百名从事色情的中国女性,9年来毎年毎位女性都创收3.48万人民币。按孙伟伟的风俗店排价是毎一次1.1万日元、约合687.5元人民币,那么,毎位孙伟伟雇用的女性毎天得操作50.6次方能达标,这样说,这条“上百中国女留学生东京上门卖爽的”消息,真相又是不可而知的了。

图片 20

しかし、その後、出版物の販売量は減少の一途をたどる。特に、雑誌はその頃拡大し始めていたインターネットや、携帯の普及に伴って急激に市場が縮小。2017年の雑誌の販売額は書籍の7152億円を下回り、6548億円と最盛期の3分の1ほどに縮小してしまった。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在该风俗店的介绍页面上,最大的卖点就是所属女孩都具操双语言、或三种语言的年轻女性。该风俗店虽然拥有店舗,但是不以店舗营业为主,主要实行delivery health、即专门提供派遣上门型的色情服务,俗称上门卖爽的色情业务。

图片 24

如果日本书店能够完善书籍买卖条件,并与时俱进不断完善,还是会有很多顾客光顾的吧。

图片 25

图片 26

靠着杂志得以盈利的中小型书店和借着杂志来运转巨大流通网的综合代理公司都受到了重创。

上述报道所根据的消息源勿论说是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还是日本NNN电视台,其最初的爆料者还是“日刊Gendai(即Nikkan 现代)”月刊。

图片 27

展开剩余93%

同日,倍可亲频道亦刊发了源自“环球时报”的《日媒:多名中国女留学生受雇东京卖淫 专接外国客》的报道。文章说,日本东京一家色情店中国老板孙伟伟因被指控违法雇佣禁止涉足色情店内服务的人员而被拘捕,该案新进展爆料,孙伟伟店内违法雇佣上百名卖淫者,其中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日本法律禁止上述人员进入色情领域打工服务。云云。

图片 28

雑誌の収益によって成立してきた取次システムと書店経営は、どだい書籍の収益で支えることはできない構造になっている。

其次,孙伟伟的风俗店遭控非法雇用的色情从事女性都是中国女性,大多是持可多次入境、15天有效的旅游观光签证的、反复多次入境从事卖爽的中国大陆女性,并非都是拿留学签证的女留学生。

图片 29

まず、書店が大幅に減少している背景には、単に本が売れなくなっているという要因だけではなく、日本独特の出版産業の構造がある。

“日刊Gendai”爆料的第一个材料是,被逮捕的涩谷delivery health型色情风俗店"阿卡狄亚"嫌疑人共四人,其中,中国籍的有2人,经营者、38岁的原留学生孙伟伟,另外就是担任该风俗店店长的21岁的、目前就读于东京一私立大学的女性留学生。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黄色大国”日本的“黄色书籍”

关键词: 冠亚体育

上一篇:爱的新鲜期限与保养指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