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围城:当“出国热”遭遇“海归潮”

作者: 两性话题  发布:2019-11-07

如果真像我的朋友所说,国内很多高级宾馆都有这样的配备,那roaming兄的那位海归大夫看到那么的病例也就不奇怪了,不是吗?

对于他们的产品业内人士称为“公共场所里属于公众的苹果IPAD”。

“一开始什么都新鲜刺激,小组讨论、泡图书馆写论文,都极具挑战性。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了。倒是国内司空见惯的一些东西,显得那样珍贵。”两年没回家的吴昀,不明白当今国人为何看不惯春晚,“在我们这些留学生眼里,春晚确实是一顿精神大餐,思乡、激动、感动……有些心情说不清道不明。漂泊感是心头最大的寂寞。”

一年多前回去,应几个好同学之遥,又一次回到我的老家。这次,一个好同学将我安排在市里刚建起来的一家号称是设备最先进最新的并位于市中心的一家豪华宾馆。我十分感激。身临其境后,感激确实比上次住的宾馆还要先进,前台小姐和先生的着装档次也高许多,装璜的品味好像也不一样,更让我喜爱的是这家宾馆设置的自助餐。可是装璜一流的洗手间的桌上仍然放了许多同样的性用品,这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回到客厅,问起同学(这次都是女同学聚会方便很多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样子感觉我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然后用平淡的口吻对我说,这有什么稀奇的呀?说是所有的宾馆都这样,不只是我们老家,到外省外地去也是一样的?真的吗?我怎么不相信呢?我想外资宾馆不会这样吧?不过这些年回去我们回国如需要住宾馆都是住的像“锦江之星”这样的经济型旅馆,挺喜欢的,我没有见过他们放这类的东东啊。

近日,媒体披露了一些留学(微博)(微博)生在国外花费了巨额学费、回国后却找不到工作的状况,国人开始反思当年的留学热。今天,我们将两位“海归”的创业之路展示给大家,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让即将留学或者留学归来准备创业的人们感受一种别样的人生。

城里的人缺乏归属感,感觉像民工

五年前的一次回国是为了参加中学的同学聚会,当时我作为同学聚会的策划者之一再加上来自万里迢迢的米国,老同学对我是十二分的关照,二天的聚会将我一个人安排在当地最高级的宾馆里的最好的一间豪华套房,走进去,确实感觉不错,不错的city view, 舒适的床上用品,高档的沙发和大屏幕电视,宽敞的洗手间,电话电脑传真机等等应有尽有,我真是受宠若惊,后来在我的邀请之下那个房间变为我们群居拍照的地方,别多想啊,是俺们女生们的啊,哈哈。可是这么一个硬件设施也达到个四星标准的宾馆里,我居然没想到我会在宽大高档的洗手间里的精致大理石的桌面上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性生活用品和一些资料,我还真没仔细看都包括了哪些,咋一看看到什么神油,还有什么清洁工具,我差点就要一下子呕出来,真的,因为那里是放茶放咖啡的地方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东在那里?靠!!当时心里甭提多难过,我想,难道我们这个小地方(实际上也不小的城市)就这么庸俗吗,连这么豪华的宾馆还放这玩意儿。可是第一次和失去多年同学的联系,又是同学聚会,我没好意思问。回来将我看到的告诉LG, 我们相对无语,搞不懂这世界的变化怎么这么快! 这事儿足足憋在心里好长时间。

唐哲说:“我带着在国外打拼积累的资金回国后开始创业,最初在大连,后来选择回到家乡沈阳。我回国后,发现自己很多方面都是一个"外人",法规、人情很多东西我都不懂。也曾经有过后悔,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坚持。”

不过,海归的身价正普遍下跌,让一些人开始怀疑耗重金自费留学“值不值”。

图片 1

2005年,在一次聚会上,缪策与唐哲相识了。在日后的交往中,同样的经历、同样的想法,让两人达成了一起组建团队创业的共识。

在自己的QQ上,张旭长期保持这样的签名:“人生就像曾轶可,一旦跑偏就再也回不来了。”他不认为自己在留学这个路口“跑偏”了,但在是否回国这个路口,他不断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跑偏”。

也谈国人很雄,宾馆帮了大忙

  感悟:“海归”要学会“上岸”

刘颖在国内某高校读新闻专业,她的许多中学同学已提前走出国门,每次看到他们在“人人网”上晒的照片,刘颖的神经就受一次挑动。蓝天白云,红砖小楼,碧绿草坪……这是刘颖心目中国外大学的经典形象,而国外大学先进的教育理念,所谓“国际黄金标准的教育水平”更让她心驰神往。

前二周看到roaming的博文“国人很雄”,讲述了一个海归大夫回国看到异常高的阴茎折断发病率的故事,在祖国日新月异经济发达的同时,这样罕见的病也不见怪了。当时看了,想到了自己二次回国住在宾馆的一些经历,觉得这么高的发病率,祖国的高级豪华宾馆也间接地帮了忙,给力呀?!

分享到:

“一出国,就感到人走茶凉,视野开阔了,朋友却冷落了。”对于毕业后的打算,吴昀很矛盾,“国内读大学的同学积累了四年的人脉资源,自己却几乎白纸一张。何况国内大学毕业生千军万马,好工作就好比一个萝卜一个坑,20年前出国留学尚为镀金,如今海归已不再‘金光闪闪’,归国求职碰壁的例子屡见不鲜,万一沦为‘海带’,如何对得起父母的血汗钱?可要是不回去,即使苦熬几年能够拿到移民身份,也很难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

而唐哲的打工经历,则有点“打工皇帝”的味道。唐哲说:“我在澳洲的时候,我看好了导游工作,专门为去澳洲旅游的国人服务。可以不夸张地说,我曾经是澳洲最牛的中文导游,我的日薪是整个行业里最高的。我租的房子是当地最豪华的公寓。”

“过去公费留学选拔的都是精英,现在有钱就能出去,海归素质参差不齐;过去海归外语占绝对优势,如今国内大学生的英语口语能力越来越强化;过去回国的少,现在回国的越来越多。”一些留学生认为,和老“海归”们相比,80后、90后小“海归”不再具有明显的就业优势,已成为“海草”,而“海带”(归国待业)的增加与“海豚”(归国就业不成窝在家里)的出现,更给他们带来些许寒意和不小的心理压力。

“每一个海外归来的留学生就如同一只向往定居陆地的海龟,海龟要想适应陆地上的生活,必须要在海滩上过渡一下,不然他大海也回不去,陆地也上不了。”

“不走进围城,永远不知道它是围城。有了这样的经历,才可以作出自己的选择。”在无忧雅思网“留学与回国之围城心情”讨论专区,一位网友这样留言。

但是回国后,他们面对的不仅是文化上的差异,还要打败自己内心的不自信。

当初踌躇满志到加拿大念书的吴昀,今年即将大学毕业,概括自己的留学生活,他用了四个字:不过如此。

缪策说:“国外是好山好水好寂寞,我曾经想,如果我在当地找一个华人女孩结婚,移民了,一辈子就留在加拿大了,会很安逸。但是内心里却很不甘心,青春不应该这样度过,有一种无名的力量,让我选择回国创业。”

“出国读研!”为了这一目标,刘颖大学四年,读的最多得是英语书。为备战雅思,每天清早室友们还在沉睡,她就夹着书本跑到小湖边开始练习口语;别人打开电脑不是偷菜就是聊天,而她不是看《六人行》,就是听BBC;她还把自己所有数码产品的系统语言都由汉字改成了英语。“全天候浸泡在英文里,才能顺利走出去,适应那边的生活。”刘颖笑着说。

而唐哲的回国则来自于海外创业的成功和自信,他说:“我当时手里已经有一批导游了,可以说,我当时的收入和人脉,在当地华人圈里是小有名气的。通过网络,感受到祖国的经济正在高速发展,我就有了回国创业的想法。而因为当时在澳洲的小成功,让我信心十足,就毅然回国了。”

对于留学生来说,不可否认,国外求学的收获还是颇多的。“比起国内样样帮你安排好,这里更多的是自我管理、自我约束,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去了解,课程自己排,问题自己解决,学习也很具有挑战性,辛苦过后如果有了成果,并且发现自己在自理方面的进步,真的是很欣慰。”留学悉尼的Carrow说。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学围城:当“出国热”遭遇“海归潮”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