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不是人生指南 给不了你想要的答

作者: 两性话题  发布:2019-11-18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每个人都有困惑,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这些困惑,很多也是在这快节奏的现代中我们的困惑。制作者把残酷现实中的问题展现在故事中,那么他们一定想好了,接下来的剧集中他们如何破局了。Roku中文频道—Damai—点播同步更新中

“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

图片 1

《我的前半生》一经播出就遭到了原著粉的炮轰,理由很简单,这个子君不体面,这个子君完全脱离原著的人物性格。可是开播一周,豆瓣评分8.2,播放量破亿

亦舒让子君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刚刚触摸到一点人生真相的皮毛,就要打回言情套路的原型。于是,《我的前半生》后半段不再吸引人,原来女人挣扎着站起来,终究为了走原来的路。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有点乏味?

可当她得到涓生的爱情之后,她的人生目标就实现了!于是,不再读书,不再思想,甚至连过去恋爱时“偶有议论的冲突和意思的误会”也没有了。安于小家庭主妇的角色,乐于做饭做菜喂鸡喂狗,把小家庭生活作为其人生的全部意义,甚至为油鸡而和房东太太明争暗斗。性格也变得怯弱,昔日的勇敢无畏更是荡然无存,从此,变得彻头彻尾的尖酸刻薄全职太太!

图片 2

图片 3

这样一个“变了的子君”,涓生是爱不来的。他是接受民主主义思想的知识青年,他想“寻求新生路”,他要“救出自己”。于是,涓生对她不满、愤怒,更对爱情惶惑,绝望。终于,说出了“我已经不爱你了”的话。

剧中的这个子君带着满身的烟火气确实不是那个备受精英女性推崇的优雅女子,她有着各种显而易见的缺点,却是给所有女性看的。相比于亦舒的原作,电视剧里的人物未免太过ooc(Out Of Character,指在同人文学创作中扭曲人物性格,使人物完全脱离原型)。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来源:博库网

图片 7

《伤逝》里的子君与《我的前半生》里的子君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女子治内,服侍丈夫”的礼俗视为理所当然。认为夫妻间的分配就应该是“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在旧社会,女人依附于男人,所以女人的人生目标就是嫁的好。上有秀女选秀,下有门当户对,指腹为婚。嫁人后的人生目标就是拼命生儿子,因为重儿轻女的旧传统,如果“不会生儿子”就要一辈子亏欠夫家,承认自己的“无用”,忍受男人的再娶。

图片 8

1925年,鲁迅发表了他唯一一部描写婚姻爱情的小说《伤逝》,写主角子君“出走之后”的结果:由于未能经济独立,只是从一个家庭到另一个家庭,说着“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的子君终于还是死去了,留下涓生在长夜里哀泣,一“伤”一“逝”,生死两茫茫。子君用她的生命说明了“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我的前半生》的故事发生在大都市上海,故事里的人面对着很多诱惑,和来自职场、生活、社会的各种压力。但《伤逝》中被抛弃后死亡的子君活了过来,她开始自省,一步步走向独立,并找到了自己的擅长和价值所在。

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自由的婚姻已经不是需要抗争得到了。所以,如何实现人格的自由和独立成了主要的话题。在新时代里,子君也有了不同的命运,最终成功重新找回了自己。到了电视剧,在如今的上海,故事又变了,甚至涓生的名字也变成了俊生。子君不再是当初那个美丽、温柔、优雅的女子。她穿的花花绿绿活像信号灯,言语市井,整天只知道盯着老公不要搞外遇。亦舒的子君,透露着都会式的凉薄。“做人最要紧的是姿态的好看。”她的子君是给那些都市新女性看的,她们姿态好看又克制,是时代的精英,活的再累也有傲视众人的心气。但是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子君,是给所有女性看的。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格的自由和独立已经成为了整体女性的话题。剧中的子君俗气又傻气,没有格调,姿态难看,经常说些不上档次的话。她缺乏教养,没有本事,却经常说些伤害人的话。只是在这背后,和书中的子君相比,不变的是她骨子里的善良和天真。

怎么? 她不过上街买趟衣服,世界怎么就全线崩塌了? 她尚未缓过神,连女儿都来责问她,妈妈,你辛苦么,你只消上精品店购物,你做过什么? 面对女儿的盘诘,丈夫的离开,亲友的取笑,她迷惘起来。子君也曾名校毕业,一口流利英语,出入上流社会,拥有上等审美,她哪里错了,怎会“沦落”至此?

把别人的梦想当做自己的梦想,一旦这个“别人”消失,自我的意义便不复存在。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说道:“不要生为女人,要成为女人”。毕竟成为女人的前提,首先是个“人”啊!

子君的闺蜜唐晶,看似是与子君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人,让人奇怪她为什么能和子君走到一起。但其实,她们本质是一样的人,都十分的极端。子君极度信任男人又依赖婚姻,唐晶却质疑男人抵制婚姻。毋庸置疑,唐晶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女性,但是她却没有学会如何生活,她的抵制是害怕,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也丢失了一些东西。

一个伤,一个逝,是鲁迅笔下的 《伤逝》;用前半生爱上你,用后半生做自己,是亦舒笔下的子君;他们用他们的笔触与识见帮我们打开了一部分世界的天窗,但并不足以指导余生,或许身处不同的时间与阶段,会有不同的守护人与领路人,但只有你,才能拯救你自己。

在新的时代社会环境下,女性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实现人生价值。这个价值可以关乎爱情,婚姻,当然也关乎事业,自我成就感。家庭不再是唯一的终极人生目标,你可以选择当然也可以不选择,选择的时间也由自己决定。拥有选择权的前提是,经济与人格的共同独立。

图片 9

这是《我的前半生》小说的别致开头,《我的前半生》隐藏了一个难解的女性生存难题——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1879年,伟大的挪威剧作家易卜生写下剧本《玩偶之家》,作为上世纪妇女解放运动的宣言书,刻画了女性觉醒路上一个经典的先驱形象——娜拉。

图片 10

唐晶的男友贺函看起来帅气多金,一幅人生赢家的样子。但其实,他却存在着感情缺失的问题,这比唐晶因害怕而抵触更为严重。他把自己活成了一台机器,投入、回报、交易就是他的人生信条。他不懂不计回报,也不懂爱。而一个不懂得爱的人,是不完整的。子君的丈夫陈俊生被新世纪的第三者凌玲玩弄于鼓掌之间。在他和子君失败的婚姻之中,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他承诺了子君要养她,要保护她,却又因为保护的太好,而觉得自己太累,嫌弃子君追不上自己的脚步。但是,出了问题之后,他想过要和子君沟通吗,他告诉过子君他心中的焦虑吗?没有。如果他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那么在他自认为的好意下,他接下来的婚姻也注定失败。第三者凌玲有能力又能吃苦,她的目的性极强却又在陈俊生面前装作人淡如菊的样子。那么当她和陈俊生真的组建家庭后,又能装多久。而在茶米油盐中,陈俊生会不会像厌倦子君一样,厌倦她。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为了孩子,那么她又知道她的孩子想要什么吗?

子君决定再婚前,打电话给闺蜜,回想离婚后之艰辛,这样感慨:“像小时候跟大人逛年宵市场,五光十色之余,忽然与大人失散,彷徨凄迷,大惊失色,但终于又被他们认领到,带着回家,当中经过些什么,不再重要。迷路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场内再彩色缤纷,又怎么可以逛足一辈子。我不管了,只要回到干地上,安全地过日子……”

图片 11

图片 12

提及子君,不得不提的就是被称为现代戏剧之父易卜生的传世之作《玩偶之家》。这部戏在新文化运动时期产生了十分轰动的影响。要求独立,解放的青年男女,看到了娜拉出走的果敢。他们以娜拉为精神领袖,宣告自我人格的独立,婚姻的平等,爱情的自由。

图片 13

亦舒小说的重要主题是女性的自由和解放,《我的前半生》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作。然而,且不论电视剧中重新站起来的女主角转头去争夺闺蜜的男友这一让“原著粉”吐血的剧情,即便观众大声疾呼“尊重原著”,《我的前半生》原著中,女主角从上一段失败婚姻中修炼自我,再心甘情愿进入下一段婚姻的结局,也只是一种单向度的乏味。

写在前面

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前半生》不是人生指南 给不了你想要的答

关键词:

上一篇:糖衣姐姐
下一篇:最感人的爱情宣言